心有心的語言(七)
2013-09-25 16:27:47   來源:轉貼   評論:0 點擊:

《心有心的語言——心理治療的意象對話技術》,朱建軍,第七章:實戰中的意象對話—做心理咨詢和治療

第七章   實戰中的意象對話—做心理咨詢和治療
       
      我曾經幾次想學太極拳,但是都是開一個頭就結束了。這當然只怪我自己沒有長性,怪不得別人。但是有一次我學習的時間長一些,因為那個師傅的方法有一點不同。一般的師傅,只是教動作,如果我的動作要領沒有掌握好,就矯正我,從來不告訴我每一招的實戰意義。白鶴亮翅固然很美,但是它是干什么用的?那個師傅卻不同,他會告訴我這些招式在技擊中的使用方法,比如,十字手是怎么用來擒拿等。我發現我在他的教導下,掌握要領就特別的迅速。
      學習意象對話也一樣,只有在心理咨詢和治療的“實戰”中,我們才會和容易學會它。因為,它本來就是一種為心理咨詢和治療用的技術,只有在實戰中,我們才可以了解它的每個招式的意義。

第一節 起始的意象

      起始的意象是我們了解來訪者問題用的,也是引入心理咨詢和治療用的。
      用什么起始意象,取決于來訪者有那個方面的問題。
      如果要了解的是兩性關系方面的問題,可以用“昆蟲和花”的意象、或者讓來訪者想象在一個玻璃缸中有一個動物,并且提示說想象這個動物不必局限于現實。比如,你可以想象一只老虎,雖然按道理說,一個小玻璃缸中是裝不下一個老虎的。
      有一次咨詢中,父母帶一個女孩子來,女孩子情緒抑郁,但是說不出自己有什么問題。父母更不知道為什么這個孩子會這樣情緒低落。做平常的心理咨詢,根本沒有入手處。心理咨詢師懷疑她的問題和兩性關系有關,于是做“昆蟲和花”。她想象一只蜜蜂飛向這朵花,然后采蜜。花感到很快樂。然后,蜜蜂飛走了。花從此“閉上了”,為的是等“蜜蜂回來”,因為“花只可以讓一只蜜蜂進入”。
      從這樣一個想象中,咨詢者就完全知道了來訪者的原因:她有過一次戀愛。而這次戀愛的結果是那男子離開了。于是這個女孩子從此封閉了自己。
      或者“想象你是一個小蟲子那么大的小人,你進入了一個異性的心,你在里面發現了什么東西?”
      如果要探索人際關系中的問題,可以用一些顯示人際關系的意象。
      比如,你可以想象你把另一個人放在自己的手心,或者做成項鏈掛在你脖子上,或者放在你胸膛中,或者在你的腦袋里,或者在你的懷抱里……
      也可以想象你在別人的手心,或者在別人的脖子上,在別人的胸中……
      然后看這個想象中的人怎么反應,你自己又有什么感受。
      一個女孩子和父母關系不好,我讓他想象父親在自己的手心中。讓她想象父親在她手里在做什么。她想象“父親在用繩子捆我的手指頭”。而反過來想象自己在父親的手心中又是在做什么。她想象“我父親把我抓在手心中,我在掙扎著想逃出去——就象父親手里的一個蛐蛐。”
      她和父親的關系昭然若揭。
      關于和一個戀人或配偶的關系,可以用一個“頭、胸、腹(或性器官)分別對他(她)說”的想象。“請想象你的頭中有一個小人,你頭中的小人對她說了一句話,這是什么話?”、“請想象你的胸中有一個小人,你頭中的小人對她說了一句話,這是什么話?”、“請想象你的肚子中有一個小人,你頭中的小人對她說了一句話,這是什么話?”。這三句話分別代表你的理智、情感、和本能中對她的態度。
      還有一個意象是看來訪者在人群中的關系“想象一個樹林,然后把你的視線集中到其中一棵樹上面——這是什么樹?這棵樹和其他的樹有什么不同嗎?它是大小、粗細、茂盛程度如何?它旁邊的樹和它的關系是什么樣子的,……”
      這棵樹就是來訪者自己的象征,而其他樹就是其他的人的象征。
      當一個人有軀體化的問題時,起始的意象可以從身體入手。例如,來訪者頭痛、頭昏。則我們的起始意象可以是:“請想象你進入你自己的頭,頭里面不是腦漿,而是有另外一些東西,隨便什么東西,你想象中的是什么東西呢?”來訪者胸悶,則說“請想象你進入自己的胸,發現里面堵著一些東西,這是什么東西?”
      或者從來訪者的一個感受出發,假如他感覺胃里不舒服,就讓他:“用一個形象表示這個不舒服,它是象火在燒著的痛,還是惡心要吐的感覺?如果是要吐的感覺,你想象一下你要吐的是什么東西?也許你想象中吐的是一些奇怪的東西,是什么?”
      也可以從一個心理感受出發:“你說他讓你不舒服。假如用一個形象的比喻,你覺得他象是在怎么讓你不舒服了。”
      經常用的、使用范圍最大的就是“想象房子”這個意象,它代表“展示你自己的心靈”。還有就是“想象一個鏡子,看鏡子中出現了什么?”它代表自己意識。想象一個坑,代表的意義是“你現在遇到了什么問題”。
      還有一個就是“想象進入一個洞,看洞里面有什么?”這個意象一般會引導來訪者進入自己的潛意識。也可以讓部分人想象出和性有關的東西,讓部分人想象到和生死有關的主題。
      在想象中,洞中如果沒有出現水是比較奇特的。因為潛意識、性和生死都和水有關,如果來訪者的想象中沒有水,往往代表“缺少情感、缺少生命力等”。
      在想象中,洞中有蛇或者龍,這往往是潛意識的象征,代表神秘感。這樣想象的人一般是偏直覺型的。
      在想象中,洞中有壁畫,往往和出生的主題有關。或者壁畫的內容代表潛意識的啟示。
      作為心理學家,我們可以自己發明一些自己的起始意象,這就是你自己的投射測驗題目。

第二節  意象的積極轉變

      不學心理學,人們容易有一個誤解,誤以為大家生活在同一個世界中。誤以為大家看到的是同一個太陽、同一個月亮,在同一個時間地點我們看到的山河大地也是同一個;假如幾個人同看一場舞蹈,大家看到的是同樣的演員;同讀一本書,讀到的是同樣的內容……。其實,根本不是這么一回事。
      我們的眼睛雖然是一樣的,但是每一個人的心都不同,所以在每個人心中看到的東西,每個人都不一樣。
      正如魯迅說,同一本《紅樓夢》,有人看到的是易,有人看到的是淫。同樣的人間四月天,喜悅者看到的是風和日麗,而抑郁者看到的花落春將去。在人的內在的心理世界中,這不是什么文學的比喻,而是切切實實的現實。眼睛看到的形象是外在現實,但是眼睛看到的東西進入大腦后,必然要經過大腦的加工,加工后形成的意象就人各不同了。或者說,經過大腦指揮的眼睛看到的就不是外在的客觀的現實了,這個現實是他的內在的現實。經過大腦的“污染”,每個人的眼中的形象(嚴格說是腦中的形象)才是他的“現實”。
      同樣的一片麥田,在梵高不同的時期畫出來就完全不同,是因為他的心態不同。所以有時麥田是生機勃勃的,有時是充滿了死亡氣息的。(精神自診手冊)畫出來的大致是他心中的意象。
      意象對話過程中,來訪者想象出的,就是他們心中的意象,就是因為他們的意象很消極,所以他們會有許多煩惱。
      明明是大好山河,在他眼中是愁云慘淡;明明是良師益友,在他眼中是心懷叵測。外人會很奇怪的說,這不是明明是很美的風景嗎,你怎么會看做地獄一樣;對人恐怖癥經常會說,“別人都在用輕視的眼光看我”,而在旁觀者看來,別人根本就沒有這眼光。旁觀者(或者沒有經驗的心理咨詢者)也許就會對他說,“你再仔細看,那里有什么輕視的眼光,沒有啊”。這旁觀者不知道,他就是看千萬次,看到的也一樣是“輕視的眼光”。因為每一個看的時候,他的腦子都在參與。
      他腦子中有消極的意象原型,所以他想象的看到的都轉化為消極的。
      意象會相互吸引(這可以說是心理的“同類相吸定律”或“魚找魚、蝦找蝦)、相互沾染或感染(這可以叫“感染定律”,或“近朱者赤”)。腦中原來的意象是消極的,他看同一個世界的時候,就被消極的景象吸引,而且同樣的景象,在他眼中也沾染了消極的色彩。
      心理咨詢和治療的過程,就是改變他們腦子中的消極的意象的過程。
      改變的方式,是在現在的意象的基礎上,改變其特質、內容和意義,組合不同的意象,或者和外在的意象相作用。
      第一方法是在現有意象基礎上,改變其特質。
      比如,想象中是一個陰暗的房子。心情也是憂郁的。心理治療者可以知道指導來訪者把想象中的房子變明亮。房子明亮時,心情也就轉好。
      還有,想象中恐懼的時候,提高亮度也是一個很好的方法。比如想象的是一個晚上的深山,想象中還有一些隱隱約約的鬼影,這就是恐懼的表現,如果在想象中提高了亮度,恐懼的心理自然也就減少了。
      在意象對話中,和其他方法,比如NLP技術有同有異。NLP中也有改變意象的亮度來調節心理的方法,但是NLP的亮度調節是為了增加或減少這個意象對人的心理的影響。它用的是“亮度越強,一般來說感受越強”的原理,讓這個意象的影響力減少。而意象對話的方法是增加意象的亮度,用的是“亮度越強,一般來說感受越積極”的原理。NLP和意象對話的原理表面上是沖突的,在情緒是消極的時候,比如,一個抑郁的意象出現后,按NLP原理,應該減少它的亮度;按意象對話技術,應該提高亮度,才會減少抑郁。但是,實際上是不沖突的。NLP是平均地增加或減少整個畫面的亮度,所以是影響了這個意象給我們的感受的大小;而意象對話技術往往不是平均地增加畫面中的亮度,而是有模式地增加。比如,我會對來訪者說,“你可以想象窗簾打開了,房子變亮了”,“房子中點了燈,房子亮了”。意象對話中,是“房子中更亮了”;而NLP中,是“關于房子的心理圖畫更亮了”。
      正是因為意象對話的這個特點,意象對話中是要有內容的改變的。房子中多了燈,就是一個內容的改變了。
      內容改變是意象對話技術的重點之一。心理咨詢和治療師可以在來訪者的意象中添加新的事物,改變某些事物,從而達到心理治療目的。
      我做過一個簡單的心理咨詢。來訪者是一個30歲左右的女性,一個白領,收入較好,可以說是中產階級。她主述問題是在現在單位的人際關系問題。在做簡單的“房子”意象時,她想象中的房子中有桌椅,但是桌椅上滿是灰塵。另外,房子中有許多的鐘表,放得很亂,鐘表上的時間是在下午1點半左右。
      桌椅上的灰塵當然就是她低落的情緒的象征,而屋子中的鐘表表示她有時間緊迫感,她感到時間不夠用。
      從這里出發,來訪者陳述了她自己的生活史。她家里是姐妹兩個。姐妹兩個的性格不一樣,她自己是姐姐,她好學努力,從小學習好,讀了大學又讀了碩士研究生,現在在工作上也是很優秀的。屬于好勝心強,積極進取的性格。妹妹則相反,學習不努力,貪圖生活享受——但是父母反而比較偏心妹妹,喜歡妹妹。在現在的生活中,她也還是對自己現有的成就不滿,希望得到更大的發展。她認為要找一個新的單位會有更好的發展。她很著急,因為她認為自己年紀比較大了。社會中有一個習慣,各個單位都不愿意招聘年紀較大的人。
      如果是一個做心理咨詢工作的人,從她的情況會很容易得出結論:她的情結是童年時和妹妹競爭的結果。她有了妹妹后,發現妹妹分走了父母的愛。于是她采用“做一個優秀的孩子”的策略,要爭奪父母的愛。妹妹就使用的別的策略:“我不聰明,但是我可愛”。
      由于這個情結,她對成功的需要極為強烈,直到現在雖然已經比較成功,但是還在追求更大的成功,在這個過程中,她有了時間緊迫感。特別是為換單位,擔心自己的年齡偏大,不容易找工作。
      鐘的時間代表她心目中,現在已經在人生中的時間。在她的心中,兒童是清晨,青年是上午,中午12時是人生的中點,在12點以后,人生就開始走下坡路了。而她認為30歲的自己,應該算已經過了中點,是1點半的人生階段了,開始走下坡了。在使她緊張,也使她抑郁。
      我告訴她,鐘表上的時間錯了。我們說女人35-40大概才是12點,30歲按這個分析應該是算11點左右(當時具體的時間是11點15分)。于是我讓她做一個作業就是對表,把她房子里的鐘表的時間撥到11點15分。
      鐘表的調整,就減少了她的焦慮,也減少了她對找新工作的恐懼。后來她找了一個新的更好的工作,心理狀態大為好轉。
      在意象中,我們可以增加各種工具,以克服情境中的困難。比如陷在坑里,可以想象有繩子、梯子;遇到敵人,可以想象有武器。
      更有效的一個手段是重新對意象釋義。
      舉兩個簡單的例子。順便說,我個人有一個缺點,就是不喜歡做記錄,所以當需要引用一些實例的時候,往往會發現我過去雖然做過很多意象對話,但是時間稍長,就已經是“事如春夢了無痕了”。所以我只好隨手舉個近期的還記得的小例子,例子都比較簡單。
      一個是從意象對話練習開始的。C和Z在共同做想象,想象中是一個山洞。在山洞中,C想象到一個美麗女性的形象,一襲古裝,但是他想象中的這個美麗女性的腰間卻有一條蛇。C感到恐懼。這象征著他潛意識中對女性有恐懼感。Z說:“我也見到了這個女性,穿古裝。你說的那象蛇一樣的,我也見到了,不過仔細看,那不是蛇,是衣帶的梢象蛇而已”。Z的這個方法就是對意象重新釋義。把C意象中的蛇釋為衣帶,從而減少了C的恐懼。
      另一個是由夢開始的。一女性的夢中,她和另外一些人到了香港,在一間屋子中。突然,外面街道上來了一群“暴民”,他們發現了夢者一行,這些暴民就沖進來意圖傷害夢者一行。夢者決定反抗,就和另一個一起拔刀血戰這些暴民,保護其他人。直殺得屋子中血痕累累。
      分析發現這位女士有一個小情結,所以習慣于用“戰斗”的態度。在生活中,這態度是會使她人際關系受一定的損害的。
      于是我問:“你是說街道上來了一些暴民,現在做想象,他們是專門來害你們的嗎?”
      她回答:“這倒不是,好象他們就是情緒激動的一群人,要發泄,遇到誰就和誰打架。”
      我問:“想象如果這個夢有另一種結局,你們會用什么其他的方法對待這些人?”
      “沒有什么其他方法啊,只有戰斗,因為這些暴民在攻擊我們啊”。
      “是啊,有一群情緒很激動的人,你可以有什么其他對付的方法呢?”
      “他們攻擊,我們還能怎么辦?”
      “對,他們情緒激動,要找一個發泄,你們可以怎么對付呢?”
      “你是說,不要說他們在攻擊,我應該怎么辦;而是說他們情緒激動要發泄,我們應該怎么辦?”
      “對,如果他們攻擊,你的選擇不多,要么戰斗、要么投降或逃避,戰斗也許是最好的選擇。但是,我們可以理解他們,他們不過是要宣泄情緒而已,不一定要攻擊。你可以用其他方式宣泄他們的情緒。我記得有一個故事,一個探險者遇到一群情緒激動的土著向他們走來,于是就提出要跳舞。于是,土著和探險者就可以一起跳舞,跳激烈的如同迪斯科的舞,于是情緒宣泄了,而且也沒有戰斗。你是不是也可以和這些激動的香港人跳舞?”
      這也是重新釋義。把“要戰斗要傷害我們的暴民”重新解釋為“激動的情緒化的人”,重新釋義擴大了我們的應付方式選擇的空間,也就幫助我們找到了新的更好的應付的策略。
      意象的重新釋義是很好的一種方法。首先,它認可來訪者的觀點,“是的,你看到了這個,我也見到了。……”。隨后,它給出了一個新的解釋,給了來訪者一個新的視角;如果來訪者用這個新的視角看,他就會有新的觀點,他的意象就會有新的意義。
      這和其他心理治療中的“再評價”是同樣的,不過,“再評價治療”是治療者幫助來訪者對自己生活中的具體的過去的事件做新的評價,而我們是幫助他們對自己想象中的意象做新的評價。
      另一個方法是組合來訪者自己的不同的意象,這代表著對心理能量做重新的配置,改善心理。
      心理世界中沒有什么是“壞”的東西,任何表面上的“壞的”東西都不過是配置不當。比如,一個來訪者想象中有一個邪惡的色情的象征形象,一條毒蛇。毒象征著他對別的男子(可以和異性很好的交往)的嫉妒,毒蛇也象征著他的受到壓抑的性的欲望,以及潛意識中對女性的性攻擊欲望。想象中,他試圖殺死他的蛇但是不成功。在生活中,他的問題是人際關系不好,尤其不會和異性交往。
      實際上,毒蛇不是壞東西,嫉妒代表的是競爭的欲望,可以轉化為追求成就的動力;蛇的性欲可以轉化為對異性的愛慕。我們可以找到他的其他意象。比如,他有一個小牛的意象,這是一個勤奮的性格特質的象征,我們可以把毒蛇和小牛結合,重新組合后形成一個壯牛的形象,和一個頑皮的小蛇(無毒)。蛇的毒變成了牛的力量,也就是說“化嫉妒為努力,爭取勝利,爭取在事業上有所成就。”原來他的嫉妒使他用攻擊生活中有魅力的男性和對女性采用性騷擾的方式來表現性的不滿足,而現在性的不滿足轉化為追求事業成功的動力。而沒有了對自己性的自責,他也可以有更好的性觀念(用小蛇代表)。
      還有,作為心理咨詢和治療師,應該心理狀態更健康,所以在心理咨詢和治療師的意象世界中,應該有很多很好的意象。比如,象征自信和力量的獅子、大象、松樹等意象。治療師也可以把這些展示給來訪者,在來訪者需要的時候,他也可以把這些意象內化,也就是說,學習治療師的心理態度。來訪者可以想象自己在治療者那里接到了松子,在自己的土地上培植了一棵松樹,隨著他用想象的水澆灌這松樹(積極自我暗示),這松樹就會長高,這也可以增加來訪者心理世界中的自信和力量。
       
第三節  心心相通——共情在意象對話中
       
      在心理學各個學派的理論中,有許多復雜的術語。初學心理學的人遇到這些術語禁不住會望而生畏。他們來到心理學的領域,仿佛來到了一個黑社會團伙中一樣,根本聽不懂這里是人們在說些什么。即使有個別的術語聽起來仿佛熟悉,但是他們隨即發現,在心理學中,這個詞的意義和日常生活中的意義是不同的。比如“學習”,這是一個很熟悉的詞,但是,在心理學中,這個詞不僅僅是代表在教室里的那種學習。一只狗跑到某間房子里,被房子里的電線電到了,于是這個狗知道了以后不去這個房子,這個過程在日常語言中和學習不是一回事,而在心理學中,這個也叫做學習。
      有的心理學家喜歡使用一些難懂的術語,也許只是為了炫耀自己的高深,別人越是聽不懂,越可以證明自己高深。這是心理學家中的下品。還有的心理學家使用一些難懂的術語,是因為不用這些術語,就難于把自己要表達的內容講清楚。而由于他們的思維還沒有達到完全通透,所以他們的術語難免有些晦澀,這是心理學家中的中品。而上品的心理學家在可能的情況下,是愿意用最簡單最易懂的文字來表達自己的意思的,他們最用智慧,而語言反而平凡。
      但是,即使是一等的心理學家,有時也會使用一些讓一般人感到很難懂的術語。因為他們所要說的事物本身復雜,非這些術語不能說清楚,或者不用這些術語就容易引起誤解。比如精神分析力量中的一些術語:阻抗、移情、反移情、本我、自我、超我……來訪者中心咨詢中的術語:真誠、共情……
      共情,又譯為神入,是人本主義心理學家羅杰斯提出的一個概念。羅杰斯認為這是使心理咨詢產生效果的最重要的因素之一。他的這個概念得到了心理咨詢和治療領域的一致贊同,所以,現在不僅僅是他的來訪者中心心理咨詢,其他的心理咨詢和治療技術中也都很重視它。
      所謂共情,是指設身處地地體會來訪者的心理和情緒感受。它不同于同情,因為在同情中,經常會攙雜著憐憫之情,而憐憫很容易使被憐憫著感到屈辱。共情是平等的,是對來訪者的感同身受的理解。
      對共情的概念,腦子里好象還容易懂,但是要在心里懂得這個概念而沒有誤解,是很不容易的事情。在心理咨詢和治療的實踐者中,我發現對共情有許多曲解。比如,有的人為了共情,竭力讓自己產生和來訪者一樣的感情。來訪者感到自己很悲傷,咨詢者也就讓自己悲傷。他們認為這就是對來訪者的共情。這那里是共情。即使咨詢者真的也感到了悲傷,這也不是在感受來訪者的悲傷。來訪者是失戀,咨詢者就回想自己失戀的經歷,而悲傷了起來——于是咨詢者自以為自己對來訪者很理解了,知道他為什么悲傷了。其實大謬不然,天下有一萬個失戀者,就有一萬種不同的悲傷。咨詢者感受到的,是他自己的悲傷,這個悲傷和來訪者的悲傷好象差不多,但是畢竟不是同一的。在這樣的情況下,咨詢者的反饋就可能是似是而非的。這不是共情,而是精神分析理論中所說的移情。
      還有,在共情中,咨詢者和來訪者還應該有一個不同。來訪者是“沉溺”于自己的情緒之中的,他仿佛就是這個情緒。而咨詢者也感受到了相同的情緒,但是他知道這個情緒不是他。如果咨詢者沒有和來訪者一樣的情緒感受,那么他就是不理解來訪者;如果咨詢者和來訪者一樣沉溺于情緒中,那他也就不可能幫助來訪者了,因為他已經被來訪者“傳染”了消極情緒,他已經自身難保了。
      用一個比喻說,來訪者的情緒仿佛撥響一個吉他上,而咨詢者仿佛是另一個吉他。刻意要讓自己和來訪者情緒要一樣的咨詢者,仿佛是在模仿來訪者,來訪者撥弦,咨詢者就也撥弦。而真正的共情是:當咨詢者的弦調好了的時候,來訪者的吉他響了一個音,咨詢者的相應的一根弦也就會鳴響。
      在意象對話的過程中,通過意象,我們可以很容易的直接觀察到共情。
      什么是共情,意象對話技術中,共情就是“看到同樣的情景”。
      來訪者想象出一個情景,仿佛在來訪者的心里有一個電影在放映。這個“電影”,咨詢者是不可能直接看到的,他只能通過來訪者的描述知道來訪者的想象是什么樣子的,并且根據來訪者的描述去想象這個情景。來訪者說:我看到了一棵樹。咨詢者就想象這棵樹。一般情況下,如果來訪者不說出他想象中的樹是什么品種、大小,咨詢者想象出來的樹會和來訪者所想象的樹必定不相同。但是如果咨詢者的共情很充分,會出現一種奇妙的情況,就是咨詢者會和來訪者不約而同地想象出同樣的情景來。比如,來訪者說看到一棵樹,咨詢者說,“是不是松樹?一棵小松樹,左邊的一個枝條有一點向下傾斜。”而來訪者驚奇地發現,這正是他想象出來但是還沒有來得及說出來的細節——他所想象的恰恰是松樹,而且左邊的一個枝條有一點向下傾斜。
      仿佛咨詢者有特異功能似的,他竟然可以“看到”來訪者心里的畫面。仿佛雙方已經有了“心靈感應”。但是,實際上,這并不神秘。因為我們知道,想象中的形象是有象征意義的。當咨詢者的原始認知中完全了解了來訪者的心理感受,當他也完全了解了來訪者的使用象征的方式,他就可以用來訪者的象征方式,和來訪者用同樣的意象來象征這個感受——而這完全是自發的。
      這樣的充分的共情是不很常見的,但是如果有,它會使來訪者和咨詢者都感到很滿足——因為他們在這個瞬間達到了充分的理解。而來訪者的心理狀態也可以得到明顯的改善。
      這個體驗,就是有些存在主義者所說的人和人“相遇(ENCOUNTMENT)”的體驗。人和人的身是經常相遇的,但是,心和心的相遇是很難得的。有的人一輩子活在自我的世界中,從來沒有過和別人“相遇”。一旦相遇,人的感受是非常的快樂。仿佛一個一直被囚禁在單間的囚徒,打通了和隔壁相隔的墻,和另一個人相遇。仿佛一個孤島上的落難者,突然見到了別的人。或者至少象一個生活中異邦的人,突然遇到了故鄉人。
      我有過這樣的經歷,但是并不是經常可以達到。有一次,當對方說她看到了一只鳳凰的時候,我的腦海中浮現出了一只鳳凰。但是,這只鳳凰的嘴里銜著一棵珍珠。我說:“我見到你說的鳳凰了,她嘴里還銜著一棵珍珠”。對方就驚奇地叫起來“是啊,我正想說這珍珠呢?”她甚至懷疑我是不是有“他心通”的特異功能——當然我沒有這個功能,這只是在原始認知的層面上,我們達到了良好的共情而已。
      在這個過程中,作為心理咨詢師的我是沒有對意象進行分析的。在說出我的意象的時候,我自己也不知道這個意象“鳳凰銜珠”是什么意義。在意象對話進行的過程中,心理咨詢師對隨時浮現的各個意象在當時大多是不分析的,因為如果在這時做分析很容易打斷意象對話的自然進程。
      在多數情況下,共情雖然存在,但是沒有達到完全的共情。來訪者描述他的意象,咨詢者也按照來訪者的描述去想象,有些想象得一致,有些細節不完全一樣。
      在心理咨詢和治療中,我們可以以一些方法來提高共情。在咨詢和治療的開始階段,提高共情很重要,咨詢者要先盡量去想象來訪者描述的情景,在自己的腦子里把它栩栩如生地想象出來。這會遇到一些困難,新學習意象對話技術的心理咨詢師經常認為這是因為自己的想象力不夠強。但是,當他們對我們說“我想象不出來,因為我的想象力不強”,我們會怎么理解呢?我們會把這理解為阻抗,他們不是想象力不強,是不愿意表露自己。對他們是這樣,對我們也不能例外。我們如果想象不出來來訪者描述的意象,也和想象力無關,而是因為其他原因。也許我們是理解他有困難,也許是我們對他有反移情——討厭他、害怕他、或者激起了我們自己的一些情結。
      如果是理解對方有困難,咨詢者想象中的意象非常模糊,咨詢者可以通過詢問來明確自己的意象。比如,來訪者說:“我看到房子里有一些桌椅”。咨詢者可以詢問,“是什么樣的桌椅?有幾個桌子幾個椅子?擺在哪里?”這樣,就保證了咨詢者想象中的桌椅和來訪者想象中的基本一致。而且,這個過程本身也就是一個心理治療過程。它的作用是促使來訪者把自己的意象清晰化,也就是把心理問題更明確化。
      如果有反移情,則咨詢者應該反觀自己的情緒,看自己的情緒是什么,從而了解自己的反移情。或者放松地想象,看自己想象出來的是什么。比較一下來訪者想象出來的意象,和自己想象出來意象,其差異就是咨詢者的反移情。咨詢者可以盡力去想象來訪者所想象的內容,以使自己能對對方共情。在達到了一定的共情前提下,咨詢者也可以把自己所想象出來的,和來訪者不同的想象告訴來訪者。也就是說讓來訪者反過來對你咨詢者做共情。如果咨詢者的想象更健康,這就可以把咨詢者的健康的心理傳染給來訪者——但在就不是在共情這一節的內容了。
      前面我們提到過的一個咨詢中,在想象一個女性的形象時,來訪者想象這個女性有一條蛇的尾巴。咨詢者先說,“我看到了你說的這個女性,好象是有一條尾巴……”,然后,咨詢者說“我仔細看發現,那不是尾巴,是她的衣服上的飄帶。你仔細看一下,是不是飄帶”。
      這個過程,就是咨詢者先對來訪者共情,然后誘導來訪者對咨詢者共情,可以把咨詢者對女性的態度傳染給來訪者,消除來訪者對女性的畏懼。
      因為有心理障礙,來訪者想象的形象往往是很丑陋或者可怕的形象。咨詢者要達到共情,很需要一種愛心和勇氣。有時,在幽暗的燈光下,來訪者突然大叫有鬼,而且雙目圓睜、渾身顫抖,咨詢者盡管是一個無神論者,也難免會感到身上發冷、毛發直立。如果咨詢者也害怕了,他就沒有辦法去幫助來訪者了。因為,他這個時候不是在共情了,而是被來訪者傳染了恐懼。來訪者和咨詢者仿佛兩個人夜里同宿鬼屋,互相感染恐懼,越來越害怕,這就不是心理治療了。如果咨詢者感到有點害怕(或者干脆還沒有來得及讓害怕進入意識),就用一種貌似科學的態度說:“世界上沒有鬼,你不要迷信”,這就說明咨詢者是用一種逃避的手法來應付自己的恐懼。這樣,等于是來訪者被自己拋在鬼屋中,咨詢者置身事外說風涼話,當然也不是心理咨詢。
      心理治療,真的不是誰都可以做的。

第四節  在意象中直觀移情和反移情

      移情是精神分析理論中的一個概念。弗洛伊德認為,“人們總是把過去生活中對某些人的感知和體驗安到新近相識的人的身上”。
      一個和父親針鋒相對的兒子,在工作場合和自己的上司總是處不好,因為他總認為上司和他的父親一樣獨斷專行。而實際上,上司并不怎么專斷,只不過因為上司和父親年紀相仿、相貌也有相似,這個兒子就把對父親的看法和對父親的憤怒加到了上司身上。上司仿佛成了父親的化身。這就是移情。
      移情是一種“沾染”,本來父親是父親、老板是老板,但是這個兒子把他們攪在一起了。所以,他對待老板的態度和情感,不是老板應該得的,其中有本來的父親應該得的卻給了老板。原始認知中,經常有這種“沾染”,因為原始認知經常把相似的事物看做同一個東西。
      當然,也有積極的移情,當你有幸和一個女孩愛過的人有些相似的時候,她對你會一見鐘情。
      在意象對話中,來訪者想象的情景中,也有象征著心理咨詢和治療師的人物、動物或事物。如果這些象征和心理咨詢和治療師的實際心理品質不一樣(總會有不一樣的),這就是移情。
      正性的移情是夸張心理學家的優點,把他想象得很好。
      比如,想象中心理學家成為神。或者,想象中出現一個人,他有些地方象心理學家,另一些地方象另一個他喜歡的人。這個由心理學家和好人拼合的形象表明有移情,他把心理學家和那個他喜歡的人當成了一個人。
      負性的移情是夸張心理學家的缺點不足,把他想象為很壞。
      比如,想象中心理學家是魔鬼、邪惡巫師。
      有時,想象中出現的就是心理學家的形象。但是,在這個想象的形象中,有一些特點是不適合形容這個心理學家的,這也表明有移情——但是,這比較難判別。
      比如,我的一個學生在意象對話中,想象出我的形象。但是他想象中的“朱老師”有一對“藍色的、不透明的”令人畏懼的眼睛。我感到我不應該有這樣的眼睛,我的眼睛應該是明亮的。這眼睛實際上應該有他的移情存在。他把我和某個和我具有同樣特點,一個同樣“有力量、有直覺”的人結合了,而那個人是他所畏懼的,那個人的眼睛“不透明”,也就是說那個人讓他摸不透。他對我的畏懼是對那個人的畏懼的轉化。
      反移情和移情性質是一樣的,它就是心理學家對來訪者的移情。反映在意象對話中,就是心理學家想象中,一個代表來訪者的意象,而這個意象和來訪者實際的心理品質的象征不符。

第五節  在意象中直觀阻抗

      阻抗指病人抵制痛苦的治療過程的各種力量。(精神分析治療指南,P36)弗洛伊德比喻是,患者到牙科診所,當然是要拔牙,但是在牙醫拔牙的時候,患者還是忍不住要逃避,因為痛。這就是阻抗。
      在心理咨詢和治療中,我們要改變來訪者的心,必然會帶來一些痛苦,有的時候,改變帶來的痛苦是非常大的,也就必然帶來阻抗。
      在精神分析中,我們分析來訪者的行為來發現阻抗。
      比如,一個來訪者攻擊治療者,說他水平太差。這未必是真的表明治療者水平差,也許來訪者是在進行阻抗。他是想讓治療者產生自卑感,從而不敢繼續對來訪者做深入的分析。
      或者,來訪者“裝做”很笨,本來是很簡單的話,來訪者“就是聽不懂”,這也可以是一種阻抗。
      意象對話技術中的阻抗比做精神分析時要少,但是也還是存在的。在意象對話過程中有一個妙處,那就是阻抗大多可以直接看到,不是象精神分析中,必須分析才可以知道有阻抗。
      比如說,心理咨詢者讓來訪者想象一座房子,而來訪者說“我什么也想象不出來”。這并不表示他想象力差,在絕大多數情況下,這是阻抗。
      讓他們在想象中看看有什么東西,而他說看不到,面前或者是“一片白”、“一片霧”,或者是“一片黑”,這都是阻抗。或者,前面的想象過程還好,后來想象不出來心理學家要求他想象的內容。例如,“我看不到你所說的那條繩索”。這也表明來訪者對心理學家的話不相信或對治療阻抗強。
      阻抗往往是因為來訪者有所顧忌,或者對心理學家的態度不相信。心理學家說:“想象有一個平坦的大道”,象征意義是存在著一個解決問題的很容易的方法,而來訪者認為,他的問題根本就沒有很容易的解決方法,所以沒有什么“平坦大道”,他就會說“我想象不出什么平坦大道”。
      要減少阻抗,心理學家在開始做意象對話前要對來訪者講清楚一些,消除其顧忌。要說明意象對話是怎么做,做這個對來訪者有什么好處。
      處理阻抗還有其他方式,一是堅持:“繼續,過一會兒你就會看到了。”“你想象的影象出現的時間比較慢,但是一定會出現影象的,請你繼續放松的等待,一會兒就會有影象了”。“任何人都會想象出影象來”。
      堅持一會兒,來訪者就會想象出一些事物。這樣克服阻抗,需要心理學家有耐心、有信心,你的堅持的力量和耐心要超過來訪者的阻抗才行。
      這適用于阻抗不很強的情景。
      二是輔助性想象:例如你讓來訪者想象房子。來訪者想象中一片白,什么也看不到。“房子被霧擋住了,你想象霧被風吹散,慢慢你就可看清房子了”。
      也就是說,對來訪者的“一片黑”,“一片白”給一個解釋。可以把“一片黑”解釋為“你想象的大概是夜里的情景,讓我們想象有一盞燈出現,周圍漸漸變亮,可以看到一些東西了”。一片白除了解釋為“霧”,還可以解釋為,“一張白幕布”等。比如,在我們要一個來訪者想象鏡子時,他說眼前是一片白或者黑,什么也看不見,我們就可以說“那是鏡子前的幕布,現在想象你慢慢地揭開這幕布,看里面的鏡子就會出現。”
      三是迂回:當來訪者本來想象順利,在想象某一個東西的時候突然想象不出來,那就是在這個事物所象征的那一方面他阻抗強,我們也可以不正面攻擊這個堡壘,而是說“那我們先想象別的東西吧。”
      然后轉向其他意象。
      有的時候,來訪者不是想象不出來,而是來訪者對自己想象的東西有懷疑。有些人會懷疑說,“我腦子里是有一個房子的形象,但是這個形象不知道能不能算我的‘意象’,我不知道它是我想象出來的,還是我想出來的”。
      “想出來的”是邏輯思維的影響下出現的形象,也許這個形象只是一個房子的“表象”,也就是只代表現實中“房子”這個概念的圖解,而不是一個有象征性的“意象”。
      雖然在想象中可能是有邏輯思維的參與,但是畢竟原始的形象思維還是都存在,所以在這個情況下,我認為不可能這個形象是純粹的“表象”,我們會告訴來訪者說“沒有關系,只要是你腦子里出現的形象,都是有象征意義的”。
      來訪者也許會懷疑說:“這個房子就是我昨天看到的某一處房子,它也許沒有象征意義,只是我記憶中想到的房子而已”。
      而實際上,大多數人在昨天或今天都會看到過不只一處房子。如果是城市中的人,他看到的房子每天至少數以百計。為什么偏偏是這座房子而不是別的房子被回憶起來了?我們不相信偶然,所以我們認為他很可能是用這個房子做象征——做一個弗洛姆所謂的“偶然的象征”。
      還有,有的人的意象的鮮明性比較差,意象很模糊,于是他懷疑這算不算象征性的意象,也許會說“我沒有想象出來什么”,這未必是阻抗。我們只要告訴他,意象不鮮明清晰完全沒有關系。
      還有一種情況,來訪者眼前想象的“一片白”不是什么都沒有想象,恰恰是他想象的東西就是“一片白”的東西,比如霧。這就可以直接分析其象征意義。比如在《飄》一書中,郝思嘉的做夢夢到一片白茫茫的霧,象征意義就是自己看不到自己未來的路——是一個抑郁和無望的象征。

第六節  意象對話不做分析

      雖然說為了認識意象,初學者不得不對來訪者想象的意象做分析,而且不做分析,不知道這些意象的意義,初學者是沒有辦法做心理治療的。但是,在熟悉了這個技術后,我們完全不必要對來訪者的每個意象都分析一番。不做分析也是一樣可以做咨詢或治療的。
      還是用語言來比喻,意象的語言仿佛是一種外語。對意象做一個分析相當于把外語翻譯為自己的母語。在初學外語時我們當然需要翻譯,而在熟悉后,實際上我們不需要翻譯,我們可以直接用外語交流。所以,心理學家和來訪者完全可以用意象相互交流,不僅來訪者是意識中不知道這些意象的意義,而心理學家也同樣不去管意象是什么意義。這樣,雙方的交流完全是在深層人格中進行的。
      外行會很擔心,如果心理學家的意識中都不知道雙方交流的是什么,這豈不好象盲人騎瞎馬?實際上,這種交流是最可靠的,這是一種以心會心的交流。雖然雙方不可以用言辭清楚的界定自己的意思,但是雙方的感受是最相知的,相互的了解可以說是心有靈犀。就象足球運動員配合的好的時候,一方傳球根本就不需要看另一方的位置,就往背后傳球,另一方剛好就會跑到合適的位置,接到了這個球。這時雙方也沒有語言交流,但是他們的默契是語言所不能企及的。心理學家和來訪者在意象對話做的好的時候,也是一樣的。
      最不可靠的交流,反而是我們以為很可靠的日常的語言交流。雖然雙方都在說著話,但是沒有心與心的默契,雙方都知道自己腦子中的道理,不知道自己的潛意識中有些什么,更不知道別人的潛意識中有什么,所以會不停地相互誤解。雙方對自己人格的深層有些什么意象、什么情緒、什么沖動都不知道,這實際上才是盲人騎瞎馬呢。
      當然,這個境界不是可以強求和偽裝的。你不到這個境界,強讓自己不分析,就更危險了。

第七節 意象對話中的“語言”技巧

      既然我把意象對話說成是一種語言“心的語言”,那么除了有語法外,還要有一些語言技巧才是。
      語言技巧之一就是:提醒他,想象要奇特。
      雖然說不論什么意象都可以用來做象征,但是想象出來的意象越奇特,其象征的表現力越大。在房子中,如果想象出的東西只有桌椅床鋪,也可體現這個人的心理特點,比如從桌椅的整潔與否、式樣等可以做一些推測,但是畢竟不如在房子中想象出鬼神野獸人物等,想象出這些奇特的東西,來訪者的心理會非常明確地表達出來。有的來訪者在想象的時候,內心比較拘謹,當房子中出現了奇特的事物時,就會在心里說“房子里怎么會有這些東西”,這樣,他就比較難于在房子中想象出什么奇特的事物來了。
      為了鼓勵他們想象更奇特,在做引導的時候,心理咨詢師可以特別做提醒,讓他們想象得奇特些。比如,在做房子意象的時候,這樣說:“想象進入房子后,你會在房子里見到一些事物。你見到的事物不一定是平常我們在房子里見到的東西,也許你會在房子里見到一些平時不會在房子中見到的事物,一些很奇特的東西,甚至是世界上沒有的東西,不論你看到什么都說出來……”。
      在做其他意象的時候也一樣,比如,在山洞中,“你在山洞中會看到一些奇特的東西,一些也許是神話中的東西,多么奇怪都沒有關系,你說出來……”。
      或者說“你要放松地想象,想象越奇特越好”。
      這可以使來訪者的想象更奇特,避免他們在心里對自己的想象加上框子。
      還有一個技巧是:通過姿勢找意象。
      來訪者的身體姿勢可以提供很多的信息,在心理咨詢的過程中,心理咨詢師要注意觀察來訪者的姿勢,在必要的時候,根據姿勢要求對方想象意象。
      比如,在談話時,發現來訪者雙手絞在一起,這個姿勢肯定表明他有緊張。是什么引起的緊張呢,是什么性質的緊張呢?我們要了解這問題,就可以從這個姿勢入手,讓他想象:“想象你的兩只手正在交談,你在左手在說什么?你的右手又在怎么反應?”。
      來訪者微微駝背,也可以問:“感覺你的肩膀,看它有什么感覺?”來訪者說,“我好象背著一個重擔,很累。”心理咨詢師繼續問:“看看你的擔子是什么樣子的?擔子中放了些什么東西?”
      注意到了來訪者的姿勢,就說明心理咨詢者在關注的不是來訪者的語言,而是他的情感,所以從這里出發,所想象的東西會很好的切入來訪者當時的感受。
      還有,當看的的意象中有雕像一類的東西的時候,讓來訪者盯著雕像,它就會變成活的東西。
      我給一個30歲左右的女性做的時候,她想象的房子中有一只鷹的雕像。我讓她注視著這雕像,不一會兒,她說“我看到這只鷹活了”。
      記得有一個劇本叫“青鳥”,里面有一個情節。孩子們到了一個國度,發現已經死去的親人都在那里,但是都是雕像一樣的,記得劇本中說“當我們想到他們的時候,他們就會復活”。
      在和我們的用注視讓雕像變活是一個道理——當我們關注心里一個沉寂已久的內容的時候,這個內容就被激活了。

第八節  心理學家的態度

      意象對話要求心理學家有真誠的態度。
      意象對話和其他心理咨詢治療有一個很大的分別,那就是在這個治療中,心理咨詢師或心理醫生自己的內心是很難隱藏的。因為在心理咨詢的過程中,不僅來訪者要說他的意象,心理咨詢師也要說自己所想象的意象,而心理學家自己的想象是什么,就反映出了心理學家自己在這個方面的心理狀態、心理素質和心理健康程度,甚至會暴露出心理學家自己的人格。
      有一個笑話說,一次羅斯福去見丘吉爾,正好撞見丘吉爾在洗澡。一個做首相的被別人看見裸體的樣子不免有些尷尬,好在丘吉爾反應比較快,他雙手一攤說“你看,大英首相在你面前可是毫無隱瞞啊”。
      在其他心理治療中,有的心理學家會避免讓來訪者看到自己的內心。至少,心理學家和來訪者之間有一些不平等。來訪者好象病人一樣要在醫生面前暴露身體一樣,在心理醫生面前暴露自己的內心,而心理醫生是可以躲在“心理學家”的角色后,不必什么都暴露給來訪者。就算要暴露一些自己,也是有限的,是在自己想暴露的時候才暴露的。所以,心理學家有一個很安全的感受。
      而在意象對話中則不然,只要你在說自己的意象,你就不可以避免地在暴露自己的內心。如果心理學家自己有什么沒有解決的情結,它會暴露在來訪者面前,如果心理學家在某些方面心理素質弱,來訪者也完全可以看出來。
      有一次在同行的討論中,我第一次簡單介紹這個方法,一位聰明的同行當即就發現了這個問題。
      我認為這并不是這個技術的缺點。
      因為,在使用其他一些技術時,假如心理學家自己的心理素質和狀態不好,也一樣是有損于治療的。心理學家當然應該通過各種方法,先讓自己的心理狀態調節到比較好的水平,應該先提高自己的心理素質,然后才能做心理咨詢和治療。假如你自己心理還有問題,雖然在實施其他技術的時候,來訪者不太容易發現,但是心理咨詢和治療的效果必然受到影響。靠隱瞞自己在來訪者那里獲得的權威感和信任,是靠不住的。
      我們欺騙來訪者的意識思維很容易,但是我們欺騙來訪者的潛意識直覺是很困難的,雖然你不暴露自己,來訪者在意識中還會把你當權威,而在潛意識中,他一樣已經不信任你了。
      也就是說,不論在什么方法中,心理學家的心理素質不夠好都是問題,只不過意象對話技術直接揭開了人的潛意識或深層的人格,這個問題表面化了而已。
      心理學家身上假如有爛瘡,當然最好是有衣服遮擋,但是即使遮擋了,瘡疤的氣味也會散出來。沒有衣服,瘡疤不過是暴露了,反而容易治療好。假如心理學家在給別人治病前,先治好了自己的瘡,不就不怕暴露了嗎。
      當然,心理學家不可以消除自己所有的心理問題和情結。我們不可避免地要讓來訪者發現,我們也不是完美的,我們也有弱點、有迷惑。但是這并不是壞事,我們可以讓來訪者看到,我們自己是怎么對待自己的問題的:我們敢于在來訪者面前暴露自己的弱點,我們可以讓他們看看我們如何調節情緒和化解自己的情結,我們的心理問題是我們幫助來訪者的有效的工具。
      希望來訪者看不到我們也有問題,希望他們認為我們很完美,在態度本身就是有問題的。這說明我們和來訪者一樣試圖掩蓋自己的問題,我們和他們一樣樹立了一個虛假的自己形象,我們和他們一樣不理性地希望自己完美無缺。反之,暴露自己的意象對話技術是真誠的、現實的。
      羅杰斯指出真誠是心理咨詢和治療成功的四個關鍵之一,意象對話技術是最容易讓人真誠的技術。因為,用意象說謊比用言辭要難得多。
      意象對話還需要心理學家的勇氣。
      在意象對話中,可能會出現很令人恐懼的想象。形象的描述是很有感染性的,當來訪者繪聲繪色地描述陰森森的地洞、吐著信子的蛇和幽幽的女鬼的時候,心理學家的后背也常常會一陣陣發涼。要知道,做意象對話中的來訪者在很投入的時候,甚至自己的表情都有如鬼魅。或者,她會瞪大恐懼的眼睛,會突然一聲尖叫。在萬籟俱寂的情況下,心理學家甚至會感到仿佛和她一起進入了地府。
      由于恐懼,來訪者會急于逃避繼續想象,而如果心理學家同樣感到了恐懼而又不敢直接面對的話,心理學家就會中途停止或轉換意象,從而使這次治療半途而廢,不僅沒有效果,搞不好甚至會有反效果。
      有時,心理學家的恐懼是隱性的,他不一定會感覺到自己恐懼了,但是他心里卻的確是恐懼了。
      有2個例子可以講。我的一個學生剛剛學會做意象對話,給一個朋友做。這個朋友先想象了一些東西,后來想象中來到一座山,四周漆黑一片,旁邊還有墳墓。這時他明顯感到恐懼。我的學生也不知應該怎么辦,而且我相信他也受到了恐懼的感染,于是他要朋友想象回到原來的情景中。這就是一次無效的咨詢。
      另一個則不是這樣直接。被引導者在想象中突然感到周圍變黑,這時他說他覺得屋子里面冷。當時是冬天,屋子里是開著空調的。引導者聽對方說冷,就把空調調熱了一些。表面上這個過程和恐懼無關,實際不然。為什么剛才他沒有覺得冷,在想象到中途突然感到冷了?我認為,冷往往就是恐懼情緒的信號。被引導者顯然是有所恐懼,而引導者沒有發現這冷和恐懼有關,不僅僅是缺少經驗,而是他在內心中也感受到了這恐懼,所以雙方都假借調節空調回避了這個恐懼。為了證實這一點,我從他們這次結束的地方開始重新引導,結果被引導者出現了一個很可怕的意象。
      心理學家有勇氣的話,不論遇到多么可怕的意象都不可以逃避,要一直面對,直到這個可怕的意象消失或轉變為其他不可怕的東西。

第九節  人格主動分裂技術

      從意象對話中衍生出的一種技術叫做人格主動分裂技術。在做心理咨詢和治療時,這個技術可以有很奇妙的效果。
      不知道大家是不是知道有一本國外的暢銷書《人格分裂的姑娘》,在這本書中描寫了一個人格分裂的案例。那個女孩在不同的時候,仿佛有幾個不同的靈魂。有的時候是安靜溫和、膽子很小的女孩;有的時候卻是粗暴的潑婦;有的時候卻自稱是十幾歲的男孩子。
      這是多重人格,是一種很罕見的心理障礙。
      但是,有另一個心理學家和我卻發現,我們可以把任何一個正常的人、平常的人的人格分裂開,讓他們變成仿佛多重人格一樣。
      我們把它叫做“拆人”,一個人一般可以拆成20多個“子人格”。我拆過的人中,最少的要有16個子人格,最多的會有40多個子人格。
      每一個子人格,都有它自己的形象,在我們的想象中存在。在我們的想象世界中,他會有自己的姓名、年齡、性別、相貌和性格。
      下面是一個人拆開后發現的部分子人格(這是一位女教師):
       姓名身份性別年齡外貌喜歡做的事情不喜歡的事情性格其他
       anny仆人女50-60灰白頭發、灰白花褂、灰褲、拖鞋花、擦花瓶臟東西愛勞動、也有牢騷、敏感 
       宏利少爺男20-30一身白衣、背帶褲、藍紅領帶、身材魁梧、有禮貌旅游、交談、寬敞的房子、瀟灑、談生意很古板的人、沒教養的人外向、廣交朋友、浪漫情調、心胸豁達、樂觀、積極 

       小紅小妹女13-14小辮、大紅花衣服游戲、有哥哥、快樂和哥哥一起玩有人惹她、生氣調皮、活潑、無憂無慮 
       大牛父親男50藍衣服、黑鞋、黑頭發、嚴肅、農民模樣規矩的孩子、文靜調皮的孩子權威、自我中心、管別人他站在門口、大家都怕、停止歡笑和和諧
       文華 女20多小花褂、褲子、黑鞋、兩條編辮、白色紅花褂、藍黑寬敞的樓房環境、快樂氣氛 
       內向、謹慎、敏感、羞澀、怯生生、不愛說話少爺邀她去對少爺感覺好
       小狗(貝貝) 母狗 白色、歡蹦亂跳、撲到少爺腿上、讓少爺逗她讓少爺逗   
       梅梅大牛的妻子女50歲黑頭發、披散著、窗外窺探、臉不干凈、眼直楞楞、警惕的大牛、只聽大牛的話、大牛不在就發瘋家里來女客多疑發瘋原因,怕大牛離開或找別的女人,多疑、大牛不喜歡她出現 

       
      每個子人格,是她性格的一部分。
      我們剛才看到,例子中的“子人格”里還有狗。這是我們的一個有趣的發現——任何人的人格中,都有動物的子人格。還有就是鬼神、菩薩等形象也經常成為一個人的子人格。
      我們可以通過調節子人格的意象做心理咨詢或治療。比如,這位女士的“梅梅”是一個多疑嫉妒心強的性格,梅梅會使這位女士有時候嫉妒多疑。我們可以通過調節梅梅,而減少這女士的多疑。
      每個子人格,實際上是人潛意識中的一個情結。他們在潛意識中的存在,就是人格化的存在。
      當然,發現他們的存在,是早在榮格就開始了。但是,我們用子人格做心理咨詢的一些方法是新的。
       


這一章后附

《她險些變成美人魚》
 

     朱建軍


      你見到過美人魚嗎?也許你會說,“不可能、美人魚是傳說中的動物”,但是有一個電影中卻有另一個說法,電影中說美人魚可以變成一個美麗的女孩子,活在我們中間,而我們都不知道她是美人魚。
      我就見到過這樣的美人魚,而且我還知道人是可以變成美人魚的。最近,我認識的一個女孩子差一點就變成了美人魚。
      這個女孩子是這樣對我說的:
      “我在海里游泳。我是在水下潛游。我發現,在我的雙手和雙腳上都系著細細的鏈子。鏈子很長很輕,當我在水里時,這些鏈子對我沒有什么影響。但是當我一離開水面,這些鏈子就變得很沉重。
      有一個人在往我身上潑水。我知道,當水潑多了之后,我的身上就會長出鱗甲來。當我身上的鱗甲多了之后,我就會變成美人魚了。”
      當然,她說的是一個夢。
      在夢中,一個人夢見自己是美人魚或者想象中的自己是一個美人魚,大多有象征意義的。美人魚象征的是一種性格的特點。
      有時在意象對話心理咨詢的過程中,我讓女孩子自由的想象,有的女孩也會想象自己是一美人魚,所有這些夢見或想象出“美人魚”的人。性格都是很相似的。這不是偶然,而是必然的。在潛意識中,人是經常用動物來象征自己的性格的。而用什么動物象征什么樣的性格也是非常有規律的。我說“我見到過美人魚”,實際上指的是有的女孩子的性格是可以用美人魚來象征的。
      美人魚是一個潛意識中的原型形象,有這個形象的大多是一個溫柔癡情的女子。這溫柔和癡情的品質更多來源于魚的象征。魚是水中的動物,而水又是情感的象征,所以魚也象征著重視情感。中國有一句話“女人是水做的”,這里說的女人大概是“美人魚”家族的女人。她們柔情似水。
      魚還象征著滋養和財富。所以美人魚對她的愛人如同魚,無私奉獻,是愛人的滋養,她滋養男人而依順男人。
      魚一般是沒有武器的,所以美人魚一般也是沒有攻擊性的,所以她容易被傷害,假如她愛的人不珍惜她。
      美人魚原型人物的典型當然是丹麥童話作家安徒生的《海的女兒》中的美人魚,她具有所有美人魚原型意象的特征。故事中的王子乘船遇到大風浪,船翻了,美人魚把他救到岸上。而且她默默愛上了王子。她用舌頭在巫婆那里換來了一雙人的腿腳,然后變成人的樣子去找王子。不幸的是她沒有辦法對王子說出自己的愛情。之后,她為了王子的幸福而犧牲了自己的生命。
      我們可以看到這個形象是溫柔的、對王子來說她是滋養和幫助,無私的奉獻。
      美人魚的象征形象還有金庸小說《鹿鼎記》中的雙兒,《倚天屠龍記》中的小昭。這些人物都是一樣的溫柔如水,而且很深情。還有一點我忘了說了,就是“魚”的意象在夢中和性是有關的,魚水之歡在我們古代就是性愛的象征。所以在小昭和雙兒的“奉獻”中,我們分明可以感覺到女性的性意識,把自己奉獻是女性性感的一個重要特點。美人魚是很具性感的。
      “美人魚”女孩雖然很美好,但是卻有一個缺點,那就是這些女孩太替別人著想了,往往忘了為自己而生活。
      我遇到的那個夢見美人魚的女孩子就是這樣一個人,在外表上,她是一個很快樂的女孩子。她對別人都很好。別人有什么苦惱,都會找她去說,她就會去安慰別人。但是她自己有什么苦惱,卻從來不和別人說。
      我問她,“你的苦惱是怎么解決的?”她說,“我心里有2個包,一個包是敞口的,裝著快樂;另一個是封的緊緊的,里面是我的痛苦——所以我感覺不到苦惱。”
      這就是美人魚的弱點,她們把快樂散發出去,她們幫助別人,但是她們也有苦惱傷心和對別人的憤怒,這些她們都埋在了心里。在她們心里,有一個細細的鏈子在束縛著她們的手腳,這個鏈子就是片面的理解“對人要善良”,因為她們只想到了要對人善良,忘了自己的情緒也不應該壓抑,壓抑自己太多了,時間久了,自己的身體和心理健康都會受害。
      在那個夢里,女孩子手腳上的鏈子就是這個束縛。
      作為心理學家,我們經常要告訴她們,每個人都有痛苦、煩惱、對別人的憤怒等等,我們應該學會用一種恰當的方式宣泄這些情緒。當你遇到一個讓你憤怒的事情,當這件事確實是對方的不對,你應該直接對他說:“我對你這樣做很憤怒。”
      剛才的夢里,有一個人在往女孩子的身上潑水。潑水象征著“潑涼水”,也就是壓抑自己。當壓抑自己太多,她就會變成“美人魚”。
      我告訴這個女孩子,不要把苦惱的包封的太緊,應該學習把那包中的臟東西傾倒出去。你可以用音樂的河水帶走煩惱,你也可以向你的朋友傾訴,讓她們幫助你消除……,不要做美人魚。
      做一個美人魚,表面上可以很快樂,但是在內心深處,往往有太多的苦惱。

 

相關熱詞搜索:朱建軍 心有心的語言 意象對話

上一篇:心有心的語言(六)
下一篇:心有心的語言(八)

分享到: 收藏
評論排行
内蒙快三助手软件